博客网 >

流动的思念(三十二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流动的思念

 

(续)

市里领导“屈驾”来施工现场解决征地补偿的问题,确实是一“非凡之举”。自己干过不少工程,当地政府部门这么积极配合施工单位的生产,还是很少见的!

吴书记的头脑里,短暂里闪过这些念头。转而想到,通过领导的这次现场调查,项目是一次展现精神风貌的机会,可不能错过!于是,他就率领明凯、韩东等三人,早早地来到现场,整理一下现场的秩序!

在那条土埂上修路?!其实,土埂就那么半米多高,一般地用点力就可以跨过去的。像在明凯的家乡,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了。他的家乡是典型的丘陵地带,西高东低的地形。或高或低的田埂,到处可见。

不过,这条土埂,是沿着土沟的,有几十米长,是通向旱地的并经之路。面向公路的这面是斜坡,下雨天容易滑坡。可以利用斜坡,新挖出台阶来。

   说修就修。吴书记脱下外套,交给明凯,接过韩东递过的镐头,干吐了一口吐沫,抢先站在土沟里,然后扬起镐头,开始干起来。

   还好,土质比较松软。一锄下去,就松动了盆大的一块土疙瘩。

韩东手把着铁锨,站在吴书记的右侧。等待着将土疙瘩往外清出,修整台阶的残土。土沟较窄,明凯和小勇只能站在一旁,干看着吴书记一个人挥舞着镐头。

不一会儿,三级土阶的毛坯就显现出来了。吴书记的双脚,也让土块掩埋住了。吴书记习惯在现场穿运动鞋,因为这样走路舒服,还可以干些小活。吴书记停止了挖土,抽出双脚,往后退了几步,让韩东清理土块。吴书记在一旁跺去脚上的土屑,掏出手巾,擦去额头上的细汗!

“咳,老了,老了!干这么几下子,就感觉吃力了!”吴书记在一旁自言自语。

明凯递过外套,也许是为了宽慰,笑着说:“书记,干这个,您可是一把好手呀!比我们这些年轻人,强多了!”

“小李,你这小子,就是滑头!快干活去!”吴书记半开玩笑地命令道。

十几分钟后,均匀的、平整的长方形的土阶,就新鲜“出炉”了!吴书记让体形较胖的小勇,“上台”走走。小勇小心翼翼地踏上土阶,一脸凝重的神情,让大家忍俊不禁!踏上第一级土阶,狠狠地跺了几脚,然后上了第二级,第三级,一切“还好”!小勇走完土阶,啧啧地称赞道:“不错,不错!春城项目的,历史性的阶梯,就这样诞生了!”后一句的幽默确实增色不少!

明凯在一旁笑着,吆喝着:“沿着历史的阶梯,我们会走得越来越稳,前途一片光明!收工,收工!”

对岸的枫树,一阵微风轻轻吹过,透过阳光,在土阶上,投下婆娑的身影。

吴书记他们,穿过铁路线,下了边坡,穿过铁路与公路间的防护林,就来到公路上,回到汽车停放的地方。将铁锨、镐头放回后备箱后,吴书记看了看时间,快十点了,说不定市里领导早已到达项目驻地了!出来之前,吴书记已安排办公室人员接待了。看来,就在此地,等候他们到来,是最好的了!

吴书记接过韩东递过的矿泉水,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口。

韩东商量式地问询:“书记,您觉得,这回市里领导过来,解决问题的希望大吗?”

吴书记扮了个笑脸,说:“这个我也没有把握,不过,或许,来——,总比不来的强吧!”

正说话间,前面公路的拐角处,出现了一辆红色的轿车,很是熟悉。接着,后面跟着一辆,两辆越野车!红色的轿车,笛笛地鸣了三下汽笛!

“书记,前面的车,车牌号7458,那不是刘经理的桑塔纳2000吗?”还是韩东的眼尖,第一个看出来了!

“一定是市里领导来了,是刘经理带路领过来的!”吴书记说着,大步迎向开过来的车队。

“车队”缓缓减速,一辆接一辆,挨着停靠在公路的右侧的停车带。

刘经理从车里下来,大声地说:“老吴,快过来,领导们亲临现场了!”

从第一辆越野车,下来一位中等身材,戴着眼镜,身着黑色休闲夹克的领导,精神非常饱满。后面跟着一位年轻的随从人员,手里拎着两顶白色安全帽。第二辆越野车,先下来的却是朱区长。接着下来一位,手里拎着白色安全帽的,高个子,面阔宽肩的人。

吴书记跟着刘经理,来到领导们跟前,面向中等身材的领导,刚要介绍。却被赶上来的朱区长,讨好式地介绍:“这位就是春城市委的向书记。他就是负责施工征地的工作组的领头人!”

刘经理脸色显得有些难堪,不过,刘经理介绍,高个子原来是春城铁路局的罗副局长。吴书记也谦恭地同罗局长握了握手,表示欢迎。罗局长也微笑着回敬。

吴书记微笑着上前,同伸出手的向书记握手道:“向书记,您好!欢迎您来施工现场检查指导工作!”

向书记笑容可掬地说:“吴书记,你们辛苦了!从千里之外的北方,来支援我们西南边陲的基础建设,谢谢了!”

向书记的这番见面语,令吴书记既感到惊讶,又感到心头一热。“向书记,您过奖了!支援建设,我们只是尽一点微薄之力!”

这时,向书记却微笑着,向后面的明凯韩东他们也伸出了手。明凯他们一时感到受宠若惊,连忙双手迎握。

一时现场的气氛,显得分外融和!

吴书记谦恭地提议:“向书记,您要去征地的现场看看吗?”

“当然!先看征用的土地,然后上村里,听听村民的意见!”向书记语气坚定地说。

 吴书记在前头引路,下了公路,穿过防护林,上了边坡。仔细看了看铁路上行的区间灯,显示安全通行,然后跨过铁路,下了另一面的边坡,来到新修好的土阶旁。

向书记一眼就注意到了新土阶,不过,他只是微微点头,含笑着踏过土阶。朱区长一直跟在向书记的后面,俨然成了向书记的贴身保镖。

吴书记一行来到一片旱地,旱地的地势略高于铁路线。吴书记开始介绍项目征地的范围:共有几亩地,有几户村民的,项目的补偿标准及被征地的村民的意见。

向书记凝视着旱地,认真地倾听着吴书记的汇报。而朱区长却在一旁一言不发,他大概对这些都还不太清楚。罗局长和刘经理也在一旁听着,不时地点头。

听完吴书记的汇报,向书记对旁边的罗局长说:“罗局,首先我可要批评你了!征地的事情,本来应该是你们路局提前做的工作。现在却把这一堆麻烦,推给了施工单位。他们是外地施工单位,对我们的风俗不太了解。我知道,你们的这个项目,任务庞大,阵线拉得很长。不过,我认为,这可是有些推卸责任哦!”

罗局长在一旁回应:“向书记,您说的对!这些我们没有充分考虑到,今后我们克服一切困难,与施工单位一起,努力搞好征地的工作!”

向书记转而对沉默的朱区长说:“小朱,市委安排由区里直接抓征地工作,补偿标准及一系列惠民政策,文件不是早就发下来了吗?你们区里有没有把文件精神下达到各个村呢?是否征求过村民的意见呢?”

朱区长一时答不上话,嗫嚅道:“我……我们……做了部分工作。”

向书记皱了皱眉,严肃地说:“工作会议,上半年已经开过了,市里领导也讲过征地是下半年政府的一项重点工作。现在都快到年底了,怎么才做了部分工作?你们碰到什么困难了呢?”

“全面提高工作效率,切实为村民的利益着想,这是我们政府的职责!我多次在会议上强调过,可你们就是不怎么上心……!”

这一环接一环的批评,让吴书记感到有些意外。向书记怎么在我们面前,这么坦白地指责政府的工作及工作人员呢?他到底是什么用意呢?以后我们与政府协调的工作可就不好搞了呀?

吴书记想着这些,转而瞥了瞥那边的刘经理,看见刘经理正在着急地向他挤眼呢!

吴书记点头示意,待向书记说完,忙检讨地说:“向书记,其实,我们的工作也有不到位的地方,比如有些村民的思想工作,我们并没有深入了解。”

“农民的一生都是跟土地打交道,土地是他们的根。现在,征地就相当于挖走了他们乃以生存的根。当然,换了谁,谁也会很难以接受。”向书记平静了一下语气,说:“我看,光在这里躇着,也解决不了问题。咱们一起去金牛村,了解了解真实的情况!”

说完,向书记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旱地。吴书记感觉到,向书记对征地补偿很重视,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事情的真相!

朱区长慌忙地赶在后面人行的前头,一路小跑着,他想赶上前面疾走的向书记,好像有什么私下的话要说。

吴书记领着罗局长一行,相继走出了旱地,越过铁路线,穿过防护林,回到公路上。吴书记上了车,吩咐待命的韩东,“走,去金牛村!”

 

此时,金牛村正静静地沐浴在冬日的暖阳里。村子的上空,弥漫着薄薄的烟雾,像乳汁一样随着轻风上下蠕动。

一大早,张村长就接到了两个电话。一个是吴书记的电话,说市里重要领导,来他们村了解征地的事情,有什么问题尽管向领导说,有什么困难尽管向领导提。另一个是朱区长的,严厉地说,市里领导非常重视,做好接待准备,哪些话该说,哪些话不该说。

这不,张村长召集了其他六户被征地的村户,正商量着如何迎接市里领导的事呢。大家一听说,市里大领导就要来了,都显得惊愕。

“惊动了大领导,不知是祸是福呢!古语,不是说‘官官相护’吗?”

“大领导来,说不准是大好事呢!向大书记,我听说过,他可是一个清官!”

“我看,这下咱金牛村,可不安宁了!国家要征地,咱就老老实实地就让他们征吧。这年头,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!

“……”

一时间,村民们在张村长的房子里议论纷纷。讨论了半天,也没有个统一的意见。

张村长独自一人,在椅子里做着,眉头拧成了死疙瘩。抽着自家种的旱烟,脑子里在激烈地斗争着。

这些年,老百姓的日子,可安稳多了,吃穿不愁问题。但人的思想变得复杂了,心也难以想到一块儿了,也习惯逆来顺受了!就拿前几年,省里交通局要修一条省级公路,要从金牛村通过。当时征地拆迁的事,好几家都顶着省里干,不让省里拆迁工作组进村开展工作。自己是天天去这几家做思想工作,然后跑到区里汇报工作。后来,施工单位一进来,强制进行拆迁,撒白灰,打地桩,划定征地范围,这几家却软了。拿到一些补偿款,就忍气吞声了。大家都被这阵势吓住了,征地补偿的事也没有怎么提。再后来,区里通知他说,征地的补偿款已经下来了,去区政府领。当时,自己拿到那些补偿款,也没细想,只想到,土地是国家的,能补贴给老百姓就很不错了。

可今年,吴书记他们一来,通过跟他们交谈,才知道,征地拆迁,是老百姓自己的事情,国家还有专门的法律保护被征地被拆迁的农户。那么,以前的征地拆迁,咱们吃了不懂法的亏,没有拿到自己该得到的补偿款。

现在,市里领导重视我们村的征地工作,亲自来村里调查。我们是如实说明,还是隐瞒真情呢?如实说明,市里领导一走,区政府一定会来找麻烦的;隐瞒真情,好了区政府,可大家心里窝火,有理也落个没理。

最后,张村长咬了咬牙,拍着大腿,斩钉截铁地说:“千斤的担子,还是由我这个村长来挑。要不,大家选我这个村长,吃干饭的吗?咱们不是盼着大领导来嘛。既然他来了,咱就的实话实说。捅了漏子,我一个人来堵。大不了,我这个村长不当了!”

刚一说完,就听见屋外几条狗的狂吠声,还有汽车的鸣笛声。一定是领导们来了!

张村长“嗖”地站起身,大步跨出门,看见好几辆高级汽车,鱼贯地驶入村子的马路,停靠在村子的水泥晒谷场上。

车里的人陆续下来。吴书记,朱区长,呵,人还不少!吴书记向张村长这边扬了扬手,然后微笑着引着众人,沿着小路走过来。

张村长一时感到紧张慌乱,不知如何办才好。身后的村民也都怔住了。金牛村还是第一次接待这么多贵人呢!

吴书记领着一位身着黑色外套的领导,还有一位高个子领导,走到张村长的面前,欢悦地说:“张村长,向书记,还有罗局长,来看你们了!”

张村长忙喋喋地说:“欢迎大领导,欢迎大领导……”

向书记并没有摆什么官架子,而是有力地握住了张村长那粗糙的手,亲切地说:“老张,你好!你辛苦了!”

这样的话,让张村长听起来,格外亲切,心底发自真切的温暖。张村长热泪盈眶,双手紧紧地握住向书记的大手,不愿松开。

张村长将向书记一行让进屋,向书记向其他的村民微笑着点头表示问候。村民机械式地憨笑着,生涩地打量着向书记。

屋子里一下子显得拥挤起来,张村长忙着要去邻居家借几张宽大的椅子。却被吴书记拉住了,说让韩东明凯他们去就行了。一会儿,椅子借过来了,他们把椅子摆设妥当。吴书记叫住了明凯,让他做一下笔录。

向书记拉着张村长,和蔼地问:“粮食今年丰收了吗?家人一切都好吗?孙子几岁了?”张村长连连回应,一切都好着呢。

待大家落座,向书记让张村长坐在自己的右侧,清了清嗓子,屋子里响起了向书记那浑厚的声音。

“我老向,是农民出身,祖祖辈辈都是农民。今天,我是以农民的身分,不分上下级,干部群众,同大伙拉拉家常,有什么说什么。

“老张,你对现行的征地有什么看法呢?”

张村长看了看周围,双手在膝盖上来回搓了两下,咽了一下口水,说:“向书记,征地这个事,我们村几个都很满意,不管是吴书记他们的工作态度,还是他们的补偿标准。吴书记说了,补偿款都是发到我们手里现钱呢。”

“那为啥你们还不同意?”向书记透出奇怪的神情。

“主要是,大前年修公路,欠了我们的补偿款!”张村长低低地说。

“大前年,这是怎么回事?”向书记把目光转向左边不远处的朱区长。

这下,其他的人都把视线投射到朱区长的身上。朱区长正焦躁地坐在那里,突然猛地一怔,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吴书记在一旁解围:“区政府也正在查,大前年的补偿款的下拨和去向呢?是吧,朱区长”

“哦,对,对对!”朱区长幡然大悟,说:“这个……,这个是前任胡区长遗留问题。当时他离任时,没有交代清楚。我们正在加紧查办!”

向书记厉声说:“小朱,这件事,你一定要查清楚。把拖欠的补偿款,保证一分不少地退还给村民。你们还要写一份报告,交到市政府办公室。通过金牛村的事例,可以看出拖欠补偿款,在其他的地区肯定也存在。马上到年底了,大家都要过个好年。市政府马上就会制定清查方案,针对拖欠补偿款,一定要加大清查力度,严格纠正。”

听到这里,张村长说:“向书记,您们替我们解决了心头上的这块大石头。太谢谢您们了!有了好的政策,有了您们爱民的心,我们心里踏实多了,过日子还发什么愁呢?”

向书记动情地说:“老张,你这样说,让我们感到有愧了!我们知道,你们日子现在也不好过呀。一年到头在地里忙活,可到年头手头也没几个余钱。种子,农药,化肥,都是一大开销。加上,农业特产税,上缴国家粮,娃娃们的学杂费,这都是重负呀。村里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,留下些老人,孩子。这都是亟待解决的农村问题呀!”

向书记的一席话,让大家都频频点头。

向书记又补充道:“老张,今天就这样。以后有什么问题,可以直接去市里找我。不耽误大家的时间,各忙各的去吧!”说完,向书记起身,走出了屋子。大家陆续跟着出来了。

向书记,罗局长,先后上了车,离开了金牛村。刘经理,要去送送领导。吴书记留下来有几句话要说,拉住了张村长,说:“老张,这下你就放心了吧!下午,我们就过来,把补偿款给你们送过来!”

张村长深深地出了口气,说:“是呀!向书记真是一个好官,打好官!我们再也不怕了,好好干,好好过日子。”

他抓住吴书记的手说:“吴书记,这次多亏你帮忙。要不是你,我们村的补偿款,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拿到手呢!”

吴书记拍拍张村长的手背说:“好官得处处为百姓的利益着想。该是你们的,就是你们的。谁也别想贪你们的!”

吴书记想了想又说:“过两天,我就要走了。晚上邀你去我们项目,痛痛快快喝几杯如何?”

“咋了?您不在这里,那又要去哪里?以后,有些事还得请你帮忙呢?”张村长疑惑地说。

“有聚就有散,有合就有离。其实,我也不想走呀。与你结识,是我老吴的好缘分。今后,金牛村和我们项目之间,发生什么纠葛,还得请你们多多海涵。我走后,马上就有一位田书记过来接任。他是我多年共事的,口碑也好。有什么难题,可以找他!”

从金牛村出来,吴书记心里一时难以平静。征地的事情,久经波折,终于可以落下帷幕了。自己也可以放心地去新项目了。这段时间以来,心里一直不怎么安宁。想起张村长喜极而泣的表情,让人感慨万千。某些地方官,明目地侵占老百姓的利益,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。这种现象何时才能根除呢?下一个项目,也将面临征地这样的事情,不知哪里有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?

吴书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背靠在后座上,闭上眼睛,静静地安神一下。

汽车出了金牛村,上了公路。冬日的暖阳,铺洒在前行的道路上,是那么的灿烂而温暖!

(待续)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流动的思念(三十三) / 流动的思念(三十一)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appie99999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