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流动的思念(二十九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流动的思念

(续)

下了飞机,在行李处取下蓝色的旅行包,明凯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,很想马上告诉佳玲一声,自己平安到达了,且延误了一个半小时。

在出口大厅里,找到一处安静的角落。打她的手机还是家里的电话,明凯犹豫了一下。为了不打扰她的家人,明凯决定还是先拨打佳玲的手机看看,那个对他熟悉不能再熟悉的11位号码了,顺便制定哪一顺序哪一位置,他都能脱口而出。

但遗憾的是,服务台告知,对方已经关机。加上听到外面的寒风唿哨声,明凯感到胸口一阵寒噤,自语道“真冷啊!”

明凯无奈地摇了摇头,满怀希望地,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,拨通了佳玲的家里电话。电话接通了。

“喂,你好!请问你找谁?”那头传来一位富有磁性的中年男子的声音,应该是佳玲的父亲。

“噢?叔叔,您好!佳玲在家吗?”明知道佳玲在家,明凯还是礼貌性地发问。

“请问你是谁呀?”

“我……我是她同学李明凯。”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地问,明凯结巴了一下。

“哦,请稍等!”

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,明凯却感觉到心开始咚咚地跳起来。他在想,佳玲一定猜到了是他打的电话。

 “喂,明凯,你回来了?!”电话那头传来佳玲的声音。

 “佳玲,我刚到。飞机晚点了一个半小时,所以这时才给你打电话。”明凯解释说。说完这些,明凯的脑子里开始在拼命地搜索接下来与佳玲继续通话的话题。

“没事的。只要你平安到了,我就放心了,还以为你乘坐的班机出什么意外呢!咯咯——”佳玲银铃般的笑声,传进了明凯的耳朵,让明凯感觉像冬日里的暖阳,赶走了此时身上些许凉意。看来佳玲的心情好多了,找不到上次回来时她那种伤心极了的影子了。

“呵呵,作为交通工具之一,现在飞机是安全效能最高的。我想,出意外还不会轮到我李明凯的头上!”明凯的心情也随着佳玲的笑声,慢慢平静下来,也没有那种紧张了,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:“你明天有空出来坐坐吗?”

“嗯——,我想想,应该有空。”佳玲还是矜持了一下。

“那就好。不过,明天林枫和丽娟,也要过来。他们说要来潇城看看咱们——”明凯将咱们二字说的比较重,还有意识地拖长了音节。

“哦,好呀!我也正想跟他们聊聊了,丽娟可是我的好姐妹,好长时间我们没有说说心里话了!”佳玲也赞同。

“你看,去哪里聚餐比较合适?我对潇城的餐饮地点和档次,都不是很了解!”明凯确实对潇城很不熟悉,只是知道商业街和老城,其他酒楼服装城等等,很是陌生。

“潇城的餐饮也没什么特色,那些火锅城,都是跟龙城一模一样。我觉得,还是心怡韩式烧烤城好。龙城我还没见过有这样的烧烤城,而且周末有不少龙城的人去那里吃。另外,天气冷,还可以在那里烤烤火。对了,以前我们不是去过一次,你还记得吗?”佳玲说出很具有说服力的观点。

“当然记得。那里不错,我也赞同,就去‘心怡韩式烧烤城’!”一说到去那家烧烤城,明凯心里是十二分的同意。韩式烧烤是很有特点的异国风味,客人自己动手进行烧烤。那里的牛肉都是色泽鲜亮的牛肉,将牛肉放在不锈钢箪上,下面有干净的炭火,配以咖喱等上等的精选佐料,烤出来的牛肉香极了。还有海鲜、蔬菜等等。那一次在烧烤城,他们就过得很开心。那里餐厅布置也很有格调,具有淡淡的浪漫气氛!

“什么时间,你还没说,具体的时间呢?”佳玲提醒了明凯。

“哦,我把最重要的给忘了。上午我得去同事的家里一趟,而且林枫他们也是午后才过来。定在下午五点吧,你看好不好?”想到这次回来吴书记安排给自己的“特殊任务”,需要第一时间完成才行,明凯暗暗责怪自己的粗心。

“好的,明天下午五点,在心怡韩式烧烤城。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哦,没……没了,”明凯结巴了一下,他心里很想再聊些其他的,但苦于找不到话题,聊天是自己最不擅长的了,特别是现在跟佳玲,老是紧张。

“机场现在没有大巴了,你怎么回单位呢?”佳玲问。

“没事,我看外面还有不少等着拉客的出租车呢。从机场去潇城,快着呢,半个小时就到了!”明凯一腔不在乎的语气。

“嗯,出租车相对安全一些。不过,要搭乘带‘T’字头,上下车要注意记下车牌号!”佳玲认真地叮嘱。

“哦,知道了,谢谢你的温馨提示!呵呵!”明凯逗趣地说。

“不用客气,那你就多注意安全,到了给我发个信息,好吗?”佳玲又一次叮嘱。

“好好好,谢谢你的关心!祝晚安,再见!”明凯心里一阵欢喜。

“路上小心!我挂了,再见!”佳玲再一次叮嘱。

 “再见,佳玲!”明凯轻轻地说者,不情愿地道别。

电话挂断了。

明凯感到一阵兴奋,真想此时振臂高呼几声。佳玲的三次“叮嘱”,让明凯的心情畅快极了。也许在外人看来,这只是同学间的关心。但对明凯来说,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关心,超越同学之间的情谊的。

打完电话,明凯发现除了两个机场工作人员之外,就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了,同机抵达的旅客都已经陆续离开机场了。

他走出了大厅,冰冷的寒风迎面扑来,禁不住哆嗦了一下,咬咬牙,裹紧外套,快步走向下面的停车场。在机场探照灯的不远处,那里稀拉地停着几辆出租车,寂寞地等待着客人的到来。

……

深夜,潇城火车站站台。

冰冷的站台,在凛冽的寒风中,瑟瑟地等候着下一列火车的到来。站台上那盏由柱形灯杆支撑的圆灯,孤单地发出惨白的弱光。在灰暗的灯光下,稀稀拉拉的旅客,都在翘首期待进站方向的火车的鸣笛。

气温又降低了,离零度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,好像要突破历史的最低值一样。虽然将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,新涵特意穿上部队时的军大衣,但还是感觉一股股刺骨的寒流,从鞋底渗透进来。新涵搂住有些瑟瑟发抖的珊娜。本来新涵想等天好转一些,与元成一起帮忙着将珊娜的服装店装修好,才去珊娜的家里,再一次见见她的父母,两人一起说服珊娜的母亲,同意他俩结婚。但珊娜白天坚持要今晚出发,经不住她的坚持,新涵同意了,留下元成一个人继续装修店面。

 “天这么冷,明天白天再去,不是更好吗?”新涵看着怀中冻得直哆嗦的珊娜,疼爱地说。

“不,就现在去,这样才显出咱们的诚意和决心嘛!”珊娜冻得连话都说不圆了,颤微微的。

“好了,好了,听你的,你看你冻得哈喇子又出来了,呵呵!”新涵将珊娜搂得更紧了。

是呀,得向珊娜的母亲表明,自己一定会好好善待佳玲,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,让她幸福一辈子。珊娜说,她母亲对他本人很满意,只是对他的工作不满意。把好好的闺女嫁给一个长年不着家的人,那不是明摆着让我家闺女去跟着受苦吗?珊娜的父亲也是建筑工,她自己经受了这样的苦了,不能再让珊娜这样继续受苦下去!

开始,新涵也是这样,觉得自己配不上珊娜这样一个好女孩,能干又是大学毕业。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工人,一年360天几乎每天都在外地跑,这年头有人说干工程的还不如干清洁工的,他们还能天天回家陪着家人,给亲人一个温暖的家!要是珊娜嫁给自己,只能让她一个人呆在冷清的家里,那是多么委屈呀!

但是自己热爱干建筑这一行,看到一条条公路,铁路,隧道,从蓝色的设计图样走出来,在智慧和汗水的浇筑下,奇迹般地真实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,那种成就感,让人莫大的兴奋,是无法用词语来形容的。最重要的是,珊娜对自己的绵绵情意,那柔情似水的眼神,始终让自己割舍不下,已经融入了自己的炽热的心。我们是真心相爱的,不管前面的路有多坎坷多艰难,新涵相信,他们的结合一定会幸福的。

新涵暗想着,不远处出现了一束移动的着亮光,随着一声长长的鸣笛,火车进站了!

……

(待续)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流动的思念(三十) / 流动的思念(二十八)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appie99999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